失去国内市场,2021年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深陷裁员、被收购风波却维持盈利!【1】

原标题:富邑中国大陆市场收入骤降7700万澳元,2021财年仍维持盈利!

搜狐新闻 文 | 卖酒狼团队

近日,澳洲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葡萄酒集团首席执行官Tim Ford称,尽管2021财年公司在中国大陆市场收入减少7700万澳元,但由于在其他市场收入上升,公司仍维持盈利。

数据显示,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葡萄酒集团(以下简称“富邑”)全年税后净利润增长1.8%至2.5亿澳元,营收下降3%至25.7亿澳元。据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葡萄酒集团介绍,随着高档葡萄酒的销售从中国市场转移到其他市场,公司业务在美国和澳大利亚市场强劲增长,在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市场也开始复苏。

1、失去中国市场,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盈利能力备受质疑;引发裁员风波!

据悉,在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实施“反倾销”和其他措施之前,中国市场约占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三分之一的利润。同时,在澳洲葡萄酒对华年出口额的13亿澳元中,富邑占比40%。

自去年底开始,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征收高达212%的关税,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旗下葡萄酒需交169.3%的关税。面对高达169.3%的惩罚性关税,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在中国大陆市场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当地时间2021年2月26日报道,奔富红酒总代理—富邑葡萄酒集团(Treasury Wine Estates)从其中国业务中裁掉了多达60个职位。同时,富邑集团将从7月1日起取消大部分按地区划分的部门。

南非版洛神山庄、法国奔富、中国版奔富蔻兰山来临?看奔富母公司—富邑战略新部署!【1】

原标题:奔富系VS“非奔”系,看葡萄酒巨头的战略新部署!

来源:葡萄酒商业观察 发布时间: 07-21 09:34

南非版洛神山庄、法国奔富、中国版奔富蔻兰山来临?看奔富母公司—富邑战略新部署!2021年7 月1日起,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集团执行新的部门架构——Penfolds奔富、富邑精选品牌以及富邑美洲。据悉富邑在国内的业务也随之相应调整,用业内人士的话说就是分别为奔富事业部和“非奔”事业部,这一消息已经从多方得到证实。

奔富系VS“非奔”系,看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集团的战略新部署!随着全球架构的调整,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路径也被多方猜测和分析,尤其是传言中的“中国奔富”,WBO也进行了采访和调查。

1、奔富“独立”运营,“非奔”品牌或迎更大发展空间

南非版洛神山庄、法国奔富、中国版奔富蔻兰山来临?看奔富母公司—富邑战略新部署!事实上,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集团的架构调整已经在其2021年财年的中期业绩中有所披露,“从2021年7月1日开始,集团将启用全新架构:Penfolds奔富,富邑精选品牌以及富邑美洲。”随着新架构的实施,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在国内的业务也随之相应调整,这一点已得到多方信源的证实。

至于大家关心的人事方面的调整,WBO得到的消息是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葡萄酒集团亚洲区董事总经理Tom King担任奔富事业部全球总经理,富邑葡萄酒集团中国区总经理吴明峰担任奔富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而“非奔”事业部则由另外团队来运作。

显然,全球进口商今后与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合作方式也因此发生改变,以前进口奔富产品需搭售富邑旗下其他品牌的情况将不复存在。对于钟爱奔富的进口商而言,这是不错的信号;同时对于富邑旗下非奔富类产品而言,通过不断找寻新的、适配性更好的客户,应该也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南非版洛神山庄、法国奔富、中国版奔富蔻兰山来临?看奔富母公司—富邑战略新部署!未来,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应该会加大“非奔”系列产品在全球的推广力度,争取孵化出新的“奔富”系列。

奔富红酒总代理加盟批发价格商:富邑首次公布奔富独立财务数据;“太空”柏图斯拍卖估价100万美元!

  1、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首次公布奔富独立财务数据

  奔富红酒总代理加盟批发价格商:在5月13日举行的投资者活动上,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表示,预计2021财年的税前利润将在4.95亿至5.15亿澳元,高于目前市场的一致预期。

  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还首次提供了关于奔富(Penfolds)品牌的关键财务数据。奔富葡萄酒在2018年的销售额为5.443亿澳元,2019年上升到8.16亿澳元。

奔富红酒总代理加盟批发价格商:奔富在2019年的盈利为3.633亿澳元,2020年为3.573亿澳元。其2020年的利润率为47%,高于2019年的45%。

2、“太空”柏图斯拍卖估价100万美元

  奔富红酒总代理加盟批发价格商:近日,据外媒报道,佳士得拍卖行日前宣布,在国际空间站(ISS)陈酿14个月的法国波尔多产红葡萄酒“柏图斯2000”以直接谈判的“私人洽购”方式售出。

  据美国媒体称,一瓶陈酿葡萄酒售价估计为100万美元。而“柏图斯2000”的常规售价为约6000美元。

  奔富红酒总代理加盟批发价格商:据悉,把葡萄酒运至空间站是调查植物如何适应太空环境的研究的一部分,将分析酒中所含酵母、细菌和多酚的变化。出售所得收益今后将用于类似的研究项目。

拉菲红酒总代理—保乐力加被指想超450亿“喝下”奔富葡萄酒的母公司?在华受挫!【2】

原标题:保乐力加被指想超450亿“喝下”奔富葡萄酒的母公司?官方这么说

小食代今天从天猫国际拿到的数据显示,2020年,该平台进口葡萄酒销量前5的品牌分别是奔富(Penfolds)、拉菲(Lafite)、vino75、香奈(J.P.CHENET)、爱之湾;该平台进口葡萄酒销量前5的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法国、意大利、智利、西班牙。

“很清楚的一点是,奔富红酒品牌全球最大的市场就是中国大陆。”潘家佳告诉小食代,但目前,由于双方关系低迷,以及受到关税政策影响,奔富红酒品牌在中国前景备受考验。

奔富是澳洲葡萄酒对华出口的一个缩影。

根据2月17日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发布的2021财年中期业绩,当中首次单独披露了来自中国大陆的业务。财报显示,在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六个月中,其中国业务的的利润同比下降了37%,至788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3.93亿元)。

自去年年底开始,澳洲葡萄酒生产商出口可被征收高达212%的关税,而奔富红酒母公司—富邑被征收的数字为169%。路透社今年2月报道指,在中国实施反倾销等措施之前,中国市场约占该公司利润的1/3。

商务部是去年8月宣布对原产于澳州的进口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的;此外,去年11月28日起,对原产于澳州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征收107.1%-212.1%的临时反倾销保证金;12月11日,商务部又宣布在针对澳洲葡萄酒的反补贴税调查的最终结果裁定之前,对原产于澳州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征收6.3%-6.4%的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

财经网今年2月报道称,澳州葡萄酒管理局首席执行官Andreas Clark表示,澳州葡萄酒至中国大陆的出口在11月颁布了临时关税政策后立即下滑。在年末最后两个月出口量和出口额的急剧下滑,导致2020年度澳州葡萄酒对中国大陆出口额暴跌14%至10.1亿澳元,出口量减少了29%至9600万升。

根据澳州葡萄酒管理局发布的最新出口报告,在截至2020年12月的12个月中,受关税政策影响,澳州葡萄酒的出口额降低了1%至28.9亿澳元。澳州葡萄酒管理局表示,预计澳州葡萄酒的对华出口表现将在未来几个月持续低迷,并影响2021年的整体出口数据。

此外,海关总署发布的2021年1月全国未准入境食品化妆品信息显示,因为标签不合格,超过23,000升的多批次进口自澳大利亚的葡萄酒未准入境,涉及知名的奔富红酒品牌的葡萄酒。【新浪财经发布时间:03-0823:39新浪财经官方帐号 来源:小食代】

拉菲奔富红酒总代理批发加盟专卖价格商:国内人员抢注“奔富”商标合法性被撤销!【1】

拉菲奔富红酒总代理批发加盟专卖价格商:李琛因不服手中中文商标“奔富”(下称“诉争商标”)因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而提起上诉,在二审中,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李琛的上诉。

1、李琛拥有奔富商标的“合法性”被撤销并“发回重审”

拉菲奔富红酒总代理批发加盟专卖价格商: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9)京行终7831号描述:2017年2月8日,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以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为由,裁定李琛所拥有的奔富商标的注册予以维持。

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是属于富邑葡萄酒集团旗下子公司,富邑为Penfolds的品牌拥有方。

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不服被诉裁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提交多项证据。

拉菲奔富红酒总代理批发加盟专卖价格商:经审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Penfolds”共同使用在葡萄酒等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二者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

拉菲奔富红酒总代理批发加盟专卖价格商: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一、撤销被诉裁定;二、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来源:中华网财经发布时间:01-2109:57中华网财经帐号】